[梭哈达人]小幽灵Sleepy:NFT创业不必刻意避免金融属性

NFT 创业 金融 2023-11-05 82

这是近期我们对NFT项目“小幽灵”创始人Sleepy的一次对话。之所以想找Sleepy聊天,是因为我在Sleepy身上看到了一种与大多数Web3从业者不太一样的特质,他表面上看上去较为安静,但内心似乎有执拗的那一面,内在的爆发力和批判性很强。在NFT的寒冬之下,很多人开始找更投机、更具新概念的叙事去做了,但他还一直在这个赛道上为他最开始的那个IP在琢磨一切办法努力建设,这种定力并不是在思维惰感和疲态的洞察力下产生的,反而是在深度且前沿的思考模式下的坚持行为,这不仅给我带来了一种感动,也让我迫不及待的想通过对话来揭开门,探个究竟。——26x14(Co-founder of 7Up DAO)

[梭哈达人]小幽灵Sleepy:NFT创业不必刻意避免金融属性

26x14: 非常高兴Sleepy来做客7UpDAO,先说一下星座、MBTI人格测试是什么?对,我们就是从八卦开始。


Sleepy: 我的星座是巨蟹座,INFJ人格,线下的时候比较内向,性格比较感性一些。


26x14: 我非常欣赏你的其中一个点是,你能一直坚守在NFT这个赛道,NFT熊的已经不能再熊的时候,你还在做“小幽灵”,你真的没有怀疑过NFT IP这个事么?支撑你信念感的东西是什么?


Sleepy:首先我想说的是,小幽灵其实不应该叫做「NFT项目」,就好比说你去美术馆看一件艺术作品时你会说这是一幅巴洛克风格的油画,而不会说这是一幅帆布。NFT只是一个容器、一个媒介,给项目下定义的时候应该从这个杯子里装了什么出发,所以我们做的小幽灵其实一直是个「IP项目」。


第二点是,我们目前在做的事情其实和Crypto熊市关系不大,我们得到的反馈其实大部分都来自于我们在Web2的探索,我们往Web2的渗透其实还是挺顺利的,很多品牌方、商业地产、Web2群众也都开始认可并喜爱我们的IP,这其实是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正反馈的。我们确实没有怀疑过「NFT IP」这个事,因为我们取得的进展超出我们的预期,我们也能看到这条路是能够走下去的。我们不是一个急功近利的团队,我们更希望做到可持续发展并且去跑通一个真实的商业模式。过去我们其实有很多机会在Crypto行业赚几笔钱,比如说在Aptos、Bitcoin生态火爆的时候都有生态负责人联系我们希望让我们过去发行一套资产,但我们在权衡之后都没有去发行,因为我们其实很清楚这些看似是赚来的钱,但发行的资产就是发出去的债,会让我们面临到更多的难题,比如如何维护地板价,我们也很担心这些不确定的风险反而会影响我们IP的立足。


支撑信念感的东西我觉得除了上面提到的正反馈之外,其实就是我们团队的品格吧。取之有道。


26x14: 你觉得NFT从过去,到现在,再到将来,它“变”的地方是什么?“不变”的地方又是什么?Crypto这个圈子为什么需要它?


Sleepy: 还是和我上面提到的一样,NFT是个杯子,这一点我认为是不会变的,变的地方就是这个杯子里面会装什么水。我认为NFT最重要的特性就写在它的名字里面了,非同质化。Crypto和Web2其实一直是平行发展的两个世界,如果我们把同质化代币简单类比成各种钱的话,世界上一切无法合并展陈的东西都是NFT,比如我们比较熟悉的艺术品、音乐,再到我们的身份证、毕业证、驾照等证件,再到银行账户、保险、金融产品等等,NFT技术将会极大地丰富Crypto世界的构成,也是Mass Adoption的基础。


26x14: NFT是让你进入这个圈子的原因么?讲讲你步入加密领域的故事吧?


Sleepy: 在大学上课学习财务审计的时候,我的老师就和我讲过区块链技术是如何应用在财务审计工作流中的,当时其实算是埋下了一颗种子吧,我也是在那个时候开始对去信任化等等的概念非常感兴趣。然后大学实习之后我觉得我不太适合做财务审计,然后就开始想能不能来这个行业看看,正好律动当时在招作者,我也是觉得去媒体工作能帮我最快速地了解这个行业。所以尽管当时我并没有参与过任何Crypto项目,对行业的认识也仅仅停留在了很基础的技术层面的了解,但还是去参加了面试然后顺利入职了。之后在律动主编和快讯负责人的带领下慢慢熟悉这个行业并且发现了NFT这个宝石。


我第一次认识NFT是因为写了一条快讯,报道了V神把一个公式的手稿做成了NFT并拍卖,我觉得这个东西和我那段时间了解到的行业内的任何项目都不一样,太特殊了,于是就开始专注在这个大赛道中。


26x14: “小幽灵”这个IP的创造灵感是什么?当时对“小幽灵”的终极形态的设想,和现在再来看,有变化么?


Sleepy:小幽灵诞生在疫情期间的上下班通勤的路上,那段时间其实不光我自己,身边很多朋友或多或少都在精神层面受到了一些影响,封闭、死亡、失业等等为都市青年人带来了更多的压力和不确定性,所以我想通过创作、卡通IP来进行自我疗愈,帮助我宣泄情绪,甚至再进一步影响到更多人,让大家的精神状态能够重新回到之前的状态中,重新找回自我和纯粹的社交。


我觉得所谓「终极形态的设想」其实一直没变过,只是在越来越清晰,我们在逐步构建带有我们印记的社区,把小幽灵从头像延展成一个个新的形象并且通过合作品牌的影响力逐步向外扩散,我们在一步一步走向我们的终极形态。


26x14: 认知都是在实践中打磨和成长过来的,你觉得过去哪些算是弯路?哪些是走对了?


Sleepy:我觉得我们做的不够好的地方是在最开始刻意避开了金融属性,但其实这个行业就是建立在金融之上的,我们选择刻意避开反而可能并没有完全利用上Crypto给初创IP带来的加速作用,这一点我认为做的最好的就是Azuki。可能在最开始对行业的认知还不够充分,过于两极化了,其实应该想办法平衡起来,好好利用金融属性来让IP获得更大的加速度。


我觉得坚持长期主义是我们做的特别对的事情,大家也不要认为这个行业只奖励短线交易者,长期主义让我们收获了在这个行业中最重要的信用和口碑,我们始终坚信这会让我们在未来收获到更多物质和精神财富。


26x14: 有哪些认知,你觉得是所有人都认为应该是那样,但其实并不是那样的。


Sleepy: 现在我们所说的Web3其实并不是Web2的下个形态。其实我一直是觉得Web2向Web3过渡并不像Web1向Web2过渡那样「刚需」,我也一直只是有个模糊的感知,直到前几天和一位从业者交流的之后醍醐灌顶。Web3应该是AI,而不是区块链。区块链和Web2几乎是同时期诞生的,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发展方向,而并非是一个递进演变的关系,这样就也好解释了为啥Blockchain Mass Adoption这么困难,而AI随着ChatGPT一下子就完成了Mass Adoption。


26x14: NFT IP这个事,要做成什么样,在你看来算是做成了?如果要做成,团队找什么样的?一个成功的NFT IP,产品、营销、做事,各自环节分别占百分之多少?要把这件事做成,存不存在一条最核心的绳子,就是你把这个绳子抓住,基本上你就能跑出来那种?


Sleepy:做出趋势就算做成了吧,包括收入增长的趋势、影响力增长的趋势等等,我认为IP目前是没有天花板的,哪怕是漫威、宝可梦也依旧有继续变强的空间,所以我觉得持续扩大增长的趋势是很重要的。


团队的话,对我们来说不需要所有人都懂、都参与过Crypto项目,多找一些在Web2经验丰富的成员,他们更懂如何和Web2的合作方沟通、打交道,对于内容运营上也经历过更强的磨练。


我觉得与其说抓绳子不如说通过绳子牵住几匹骏马,并且让他们往一个方向奔跑。要找到设计、BD、运营中的关键人物,有了这三个关键人物之后把执行做好就比较稳了。


26x14: 你现在每天晚上闭上眼,想的最多的问题是什么?


Sleepy: 我睡觉前几个小时会把自己从工作状态抽出来,完全不想工作的事情,创业者需要高质量睡眠来保持精力(笑),但我能get到你想问什么。我现在比较焦虑的其实还是商业化的事情,就是虽然也有「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彻底跑通商业化」的预期,因为我们都心知肚明一个IP想要立足,就像一个品牌想要占领消费者心智一样都是需要时间和案例进行积累的,所以沉淀的时间是必须的,理性上理解这件事情,但是感性上还是挺着急的,谁都想更早更快成功。


26x14: 你想过自己有哪些点,是特别想改变的么?


Sleepy: 我其实挺想从I人变E人的。我现在其实算是团队的一个信息入口,想要做合作的很多都会来找到我,包括一些投资人也会更倾向于来找我了解项目。我现在其实就真的像是有一个社交开关一样,每天也有社交电量的限制,我可以在工作状态下像个E人一样social,但是会很累,需要充电。


另外一点我觉得我需要学习的是如何更兴奋、更有感染力地讲述我们在做一件多么宏大的事情,由于一直在埋头做事,所以可能从我嘴里讲出来的更多是比较落地性的事情,我反而不太擅长传达一些形而上的事件、规划、观点,这可能和圈子里大家爱听的内容有些背道而驰。


26x14: 现在也到11月了,马上今年也要翻一页了,还记得年初给自己的新年愿望是什么吗?现在有完成么?


Sleepy: 我其实很少许愿,因为一不留神愿望就会变成了自己的年度OKR,梦想是个挺好玩的事情,它叫你展开想象但是却又必须脚踏实地才能实现,所以我一般就是继续踏踏实实走路,只要这个路是对的总有走到终点的那一天。


26x14: “小幽灵”做到什么程度,你会考虑做一下个?


Sleepy: IP可能是会做新的,但不一定还是会用NFT的形式。小幽灵立足之后IP的推广可能是需要矩阵来突破瓶颈的,而整个生态的冷启动其实通过小幽灵NFT做到了,后续再发行NFT可能会是边际效益递减的事情,并且会带来更多的风险,所以从「做下一个NFT项目」的角度来说,我可能不会做下一个了,我会更期望把创造的价值捕获到小幽灵NFT身上,用市场化的方式让这个已经市场化的IP走到更高的位置,而如果我们要推出其他IP,则没有必要让新的IP市场化来分散小幽灵NFT的价值,而是通过不断的让小幽灵站得更高来拉动其他生态内IP的地位。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