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链上大师]采访Hack AlexanderVC管理合作伙伴 Pack:黑客投资,技术专家投资黑客

ALEX 合作 技术 投资 采访 2023-11-06 86

作者:Zen,PANews

上个世纪50年代末,麻省理工学院的一个名为技术模型铁路俱乐部(Tech Model Railroad Club,简称TMRC)的学生组织开始正式使用“hack”与“hacker”分别指代解决难题的方法和从事这一过程的人。在被发明之初,“黑客”完全是正面意义、带有敬意的称谓,象征着具备精湛技术、大胆创新以及独树一帜的风格。

对于这种黑客文化,Steven Levy在其于上个世纪80年代出版的《黑客:计算机革命的英雄》中,总结了包括“信息全部免费、不信任权威、用计算机制造美好和艺术”等黑客价值观。后来的区块链加密货币所倡导的去中心化和开放精神也正对这种价值观传承与发展。如今加密行业的各个生态都流行举办黑客松hackathon,从中寻找并投资优秀的hacker,以促进生态乃至行业的繁荣发展。在这当中,Hack VC 的管理合伙人Alexander Pack就是一个尤其钟爱黑客文化的投资人——这从他的投资机构的名字就可以看出。

值得一提的是,历史上规模最大的程序员大会Hack Summit.(),是由Hack VC 的另一位基金管理人Ed Roman在八年前所创办,目前累计有来自50多个不同的国家的超13万名工程师加入。在今年3月底开幕的Hack Summit.(),还请到了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和SEC委员Hester Peirce作为演讲嘉宾。

日前,Alexander接受了PANews的专访,分享了他的加密生涯故事、投资策略以及当前监管和新技术趋势等。

[链上大师]采访Hack AlexanderVC管理合作伙伴 Pack:黑客投资,技术专家投资黑客

从Dragonfly Capital到Hack VC

2014年,22岁的Alexander在香港的一家专注于金融科技的风险投资公司工作,并第一次开始投资加密货币。在那时,加密货币还算不上一个行业,没有十亿美元级别的公司,甚至连以太坊都还没有推出。不过Alexander认为,加密货币最终可能会改变全球金融体系,他从那时开始找到了自己想要做一辈子的事情。之后,Alexander加入了美国贝恩资本(Bain Capital),担任网络投资总监一职,并帮助该机构启动了加密投资业务。

2018年,Alexander首次自立门户,与冯波共同创立加密风投基金Dragonfly Capital,并担任第一位管理合伙人,该机构现已成为亚洲最大的加密基金之一。2020年,Alexander离开了Dragonfly Capital,并创立Hack VC。2021年秋天,Hack VC完成了一只2亿美元的加密货币种子基金的募集,出资方包括红杉资本、富达、a16z的Marc Andreessen和Chris Dixon等。

Alexander表示,Hack VC的名字表现了该投资团队的独特之处:他们是一群投资于黑客的黑客,是投资深度技术的技术专家。Hack VC专注于早期投资,专门投资于让加密走向主流化的技术基础设施,倾向于保持比许多同行公司更小、更灵活的投资规模。“对我来说,我在这世上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找到一位拥有全新想法的伟大创始人,从一开始就进行投资,在产品或商业计划出现之前,通常则是作为孵化。 当你筹集太多资金时,很难做到这一点。”

注重市场和技术,熊市是构建优秀技术的最佳时间

近10年来,Alexander在加密领域一直是长期的机构风险投资者,这也基本贯穿了他整个职业生涯。迄今为止,他累计投资了100多家公司和项目,其中包括许多在L1、L2、DeFi和CeFi等领域的独角兽公司。Alexander表示自己很幸运,“当你在一个行业中待的时间几乎和它存在的时间一样长,你就更容易跟着它一起成长。”现如今,他早期的许多朋友经营着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加密公司、协议和基金,这些人现在经常是他的投资对象,或是投资者(LP)。

Alexander称,他们试图识别最有可能在未来引起重大范式转变的新技术,并尽早进行投资。在他早期开始投资L1、L2和DeFi项目时,行业还没有明确分类和类型名称。“一般来说,我们的目标不仅是投资于品类领导者,也投资于品类创造者,甚至在一个新品类还没有名字之前就发现它。”Hack VC在尽调中的大部分时间用于评估市场和技术。Alexander认为,如果没有一个出色的团队和社区,终将一事无成。因此,他们最终将投资于该项目的创始人和更广泛的社区。

Alexander经历了数个牛熊周期,他表示,牛市将由加密货币的大规模新主流应用推动,而这将由基础设施的改进推动。 归根结底,这是一项新技术,一个新技术产业,所以技术发展的速度决定一切。好消息是,熊市是构建优秀技术的最佳时机,在许多方面,技术基础设施的发展速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快。而在牛市中,一切都更加喧闹。在投资者中脱颖而出很困难,结识潜在的商业伙伴也更困难,甚至招聘和营销成本也更具竞争性。

放弃投资疯狂赌徒SBF与他的FTX

目前,FTX创始人Sam Bankman-Fried(简称“SBF”)已被陪审团判定七项罪名成立,最高可面临115年刑期,当初谁也不曾料到,SBF会从盛极一时的“加密天才”沦落为身陷囹圄的超级诈骗犯。实际上,Alexander正是SBF对冲基金Alameda Research的第一个投资者,最初他们达成了一个高级协议。而当时SBF还未通过Alameda启动FTX,也有意隐瞒了这一想法。

在Alexander进行调查的几个月期间,Alameda持续快速亏损,在追问之下,SBF才坦言正在孵化加密货币交易所的事实。Alexander表示支持新想法的创始人,并向SBF提出领导FTX种子轮融资的提议。然而,后续的尽调工作并不顺利,Alexander团队很难理解SBF业绩记录,例如存在的一些资金去向不明的问题。此外,他们还在交易的要点上与SBF产生了许多分歧,比如SBF坚称Alameda和FTX是独立的两个公司,因此价格另算,即使他们在使用着一样的员工和电脑,且Alameda筹集的资金被用来支付FTX的启动费用。

在经过更详细的尽职调查后,Alexander团队最终放弃了投资。SBF对Alexander个人感到十分愤怒,甚至试图将他列入该行业的黑名单。 “在当时这很糟糕,但现在看来,因祸得福。”Alexander对这件往事还评论道,“有趣的是,在我们的整个关系中,我一直在某种程度上钦佩SBF。 我认为他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聪明、最有战略眼光的人之一。 我非常确定他会取得巨大成功,即使他不具备我在创始人身上寻找的诚信底线。 当然,电影中的超级反派也很聪明、很成功。”

监管压力表明加密货币对世界的系统重要性

长期以来,加密行业在监管压力下艰难前行,而由于FTX等行业头部公司的倒闭及丑闻,进一步加剧了美国对加密行业的监管和立法。 对此,Alexander认为,从某些方面来说,这实际上是一件好事,它表明了加密货币对世界的系统重要性。除非某件事具有改变世界的重要性,否则政府不会费心去监管。他表示,互联网在早期面临着严格的监管审查,而人工智能现在也开始吸引监管审查,因为它已经变得足够重要。加密货币亦是如此。

“最终,一些监管对加密货币来说是有利的,正如我们在美国看到的那样,FTX等不值得信赖的实体正在被Coinbase和Circle等受监管公司,以及贝莱德和富达等值得信赖的现有企业所取代。”

除了政策监管的影响外,AI行业的爆发式发展也是加密从业者喜欢关注的话题,而两相比较下也或多或少地给处在深熊的加密市场多添了几分凉意。当下人工智能是整个科技领域最热门的行业,不仅大批创业者涌入,以头部加密VC Paradigm为代表的一些曾仅专注于加密领域的投资机构也开始将投资转向或分散到AI领域。Alexander自称是人工智能的忠实粉丝。实际上,他与合伙人已投资了大约30家人工智能公司,其中一部分已经取得成功。

“去年模型质量的突破引发了新的“生成式人工智能”趋势,将对加密货币产生令人难以置信的影响。 ”Alexander认为,加密货币和人工智能的交叉点尚未得到充分探索,就像2018年的DeFi 或 2016年的智能合约平台一样,这是一种有趣且难以形容的新趋势,最终将成为一个巨大的、颠覆性的新类别。最终,人工智能可能会解决当今去中心化应用程序中存在的严重的用户体验问题。 反之亦然,人工智能模型将使用DeFi和支付等领域的去中心化应用程序,使它们更有用,更有能力进行复杂的金融活动。

相关推荐